这真的是杜淳吗?本人回应:减重16 斤到”亲妈不识”
加微信(pulang999)获取更多爱豆最新资讯

昨晚《我就是演员》播出后,网友发现@杜淳 和之前荧屏中的形象变化超大,稍晚杜淳发博认领称“确实是我”。

9日,杜淳再长文回应此事,“谢谢大家在谈及我的变化时,所有的鞭策和肯定,网友科普的新词儿‘P妈不认’就特有意思,减重 16 斤到‘亲妈不识’。”

加微信(pulang999)获取更多爱豆最新资讯

可却网友说:还欠印小天一句道歉。这是咋回事呢?下面大概说一下事情的始末!

​“插刀”事件的经过大概是:印小天和同剧组的女演员边潇潇因为创作上的分歧产生了争执,边潇潇发微博称印小天打其脑袋还踢她,

在边潇潇的一面之词下,贾乃亮、李晨、杜淳等明星在微博上指责印小天并要求他道歉。

​事后,印小天拿出当天监控视频,他只推了边潇潇一下,而边潇潇则在用很难听的话骂印小天。

真相大白后,明星们都立即删除了让印小天道歉的微博,也没有道歉。更厉害的是李晨,还发了条长微博不承认错误,还说印小天就应该道歉。

​明星们也纷纷应和,夸赞李晨“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而另一边的印小天却因为这样的诬陷,事业下坡,如今只能接拍网剧的配角,还被骗婚。

倒是当时还在上大学的杨紫替印小天打抱不平。

​有网友纷纷表示:李晨杜淳等“插刀派”欠印小天一句道歉。​



追了4年的老公婚礼当天落跑,自己还被贴身保镖狠狠睡了

池欢喜欢莫西故,路人皆知,从十七岁到二十岁。 终于在上个月以市长千金的身份,跟莫氏集团少东家莫西故敲定婚期。 今晚,池欢下了大决定,花了大价钱,决定—— 将生米煮成熟饭,睡服他。 温海酒店,建立在海下的,奢华与昂贵的至尊浪漫总统套房。 莫西故一进门,一个女人的身影就冲进了他的怀里。 男人伸手接住了她,眉头却皱了起来,低斥道,“池欢,你干什么?” 她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凑上去就要亲他,撒娇般的唤道,“西故……” 莫西故偏头,躲开了她的红唇,那亲吻落在了他的面颊上。 他想要把她从自己怀里拨出去,却被她的手臂缠得更紧了。 “西故,我好难受……你帮帮我。” 莫西故被她抱着,自然感觉到她滚烫的体温,巴掌大的脸上也是不正常的酡红,将她原本清纯的五官交织成别样的妩媚。 他喉结上下滚动,拧眉问,“你被下药了?” 池欢踮起脚尖就想去亲他吻他,用她从网上学来的知识撩拨男人的欲一望。 她的手甚至往下,粗蛮的将男人的皮带解开,伸手要将他裤头的拉链扯下来。 莫西故神色一变,抓住她柔软的小手,脸色难看的训斥道,“池欢,你别胡闹!” 女孩仰着弥漫着水色妩媚的脸蛋,委屈的道,“我们不是要结婚了吗……为什么不行?” 要结婚了……

莫西故眼眸微深,的确,再过一段日子,他就要跟这个女人结婚了。 反正他答应家里要娶她,那么这也不过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 池欢看出了他的犹豫跟动摇,又下了一剂猛药,“如果婚前不试一试,我怎么知道你行不行呢?万一你要是阳一痿,我不亏大了?” 任是哪个男人都经不起这样的挑衅跟刺激。 莫西故看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低头就要狠狠的吻上去。 两人的唇瓣相差不过一张纸的距离,手机震动的铃声突兀的响起。 这铃声不大,可是在这安静浪漫得只能听到呼吸的套房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池欢心底涌出不安的预感,加之她身上药性发作,葱白的手指攥着男人的袖子,娇软着嗓音乞求般的道,“西故,不要接……我好难受。” 莫西故清醒了点,眼睛看着她,耳朵里是不间断的手机振动,有丝犹豫。 “西故……” 他最终还是拿出了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的是两个字,雅冰。 池欢伸手就要去夺他的手机,“不准接。” 她喜欢莫西故好几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苏雅冰,西故的前女友,因为莫家看不上她的出身,三年前强行拆散了他们,出国后很快嫁给了当地一个做生意的男人。 可就在她跟西故的婚期定下后,她又回国了…… 莫西故看了她一眼,手指一滑,还是接了电话,低声唤道,“雅冰……” “西故救我……快救救我,他要杀了我,他说他要打死我……西故,救救我。” 男人脸色剧变,“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 池欢咬唇,明明浑身燥热,却不知道哪里突然凉了下来。 一个恍惚,她没听清楚苏雅冰在那边说了什么,莫西故已经挂断了电话,冷静的扔下一句话,“池欢,我要走了。” 她一慌,是真的慌了,不仅是因为他因为另一个女人要走,而是她体内的药。 他走了,她怎么办? 池欢用力的抓着他的手臂,“不行,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男人冷静道,“你打电话叫救护车,或者让你的保镖送你去医院。” 她红着一双眼睛,“莫西故,我吃了春一药,你要为了另一个女人扔下我?我才是你要结婚的对象!” 他滞了滞,还是拨开了她的手,“雅冰的老公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我不去的话,她可能会被打死。” “为什么不让她报警?” 莫西故看她一眼,还是将她的手彻底的扒开,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听到关门的声响,然后偌大的套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全身的燥热更汹涌的蔓延开,空虚得几乎要掏空她的身体。 好难受…… 她已经分不清是她心里难受,还是她的身体难受。 池欢转过身,几乎要踉踉跄跄的回到茶几旁,因为身子虚软,她整个人都几乎是跌倒了在地毯上。 从包里翻出手机,眼泪砸在屏幕上,她迅速的翻出一个号码,拨出去。 几乎只响了一声,那边就被接通了。 偏冷色调的,低沉稳重的男声,“大小姐。” “你……快过来,来我定的房间。” 静顿了一秒,那边迅速回了个好字,电话就被挂断了。

墨时谦。 她的市长老爸花高薪特意为她聘请的贴身保镖。 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她最讨厌又最信赖的男人了。 讨厌是因为他性格又冷又硬,毫不变通。 信赖是因为他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不到三分钟,身高一米八七身形修长挺拔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他穿着最简单的黑衣黑裤,气质沉默内敛,又显得疏离。 他走到蜷缩在地上的女孩面前,蹲下身,皱着好看的剑眉,“大小姐,莫少呢。” 池欢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她只知道有男人靠近了她,那清冽浓厚的男人气息引诱着她所有的神经,她循着那股诱人的味道爬了起来。 墨时谦刚想伸手查看她的情况,属于女孩的清香扑鼻而来,下一秒,柔软滚烫的身体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他没料到这变故,整个人都僵住了,浑身的肌肉都在刹那间紧绷了起来。 就是这一怔愣,池欢两片红唇印在了他的唇上。 池欢的神智基本被药物所控制了,那药本来吃一颗就够了,但她怕控制不住自己,一次性吃了两颗,现在药性汹涌的上来,她每一根神经都只剩下了对男人的渴望。 何况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她觉得喜欢的,干净清冽又不失男人味的味道。 她像只猫一样的扑了上去,亲着男人的唇,下巴,脸,双眼迷蒙,喃喃的唤道,“西故,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 墨时谦把她从自己身上扯开,拎到了一边,嗓音清冽沉稳,“大小姐,我不是莫少。” 池欢这会儿哪还能听进去他的话。 她只觉得热,很热,唯有靠近男人的身体才觉得稍微缓解一点。 神志不清的,她又扑了过去一把将男人抱住,用带着哭腔的嗓音道,“别走,不要走……西故,我不准你走。” 墨时谦闪躲着她的吻,但她几乎是密密麻麻不罢休的亲着他,所以总有那么几下还是被她亲到了。 一只手制着她不让她在自己身上乱来,另一只手从容的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那药吃了如果不跟男人发生关系要怎么解决?” “啊?” “说。” “送去医院?” 那边猥琐的嘿嘿一笑,“墨哥,你不是有贼心没贼胆吧,药都下了还管什么,上!” “……”

“难道是妞儿太丑了,你下不去口?关了灯都一样,你就将就将就。” 墨时谦低头看着在他怀里不断闹腾的小女人,一张巴掌大的脸蛋,眼睛水蒙蒙的,柔软的红唇亲在他的脸上,下巴上。 还不断的想亲他的嘴巴。 他喉结上下滚动,皱了下眉,阴沉的道,“你再给我废话?” “……哎,去医院没用啊,你要是实在是艹不下去,就放一浴缸的冷水给摁在里面吧,也就比较难受,等药效过去了就没事了。”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手机随手扔到了地毯上。 男人一把将池欢从地上横抱了起来,大步朝浴室走去。 池欢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盈盈的眸,双手圈着他的脖子,专挑着男人耳根的地方一下一下的亲着,还不忘朝他的耳廓里吹了一口气,清纯媚惑,“公主抱,你力气好大,我喜欢,在床上应该也十分的勇猛吧。” 墨时谦,“……” 他闭了闭眼,喉结几度滚动,强行压下从下腹缓缓升起的灼热。 男人一言不发,要把她放进浴缸然后放水,但池欢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一见他要强行将她扒开,不乐意的道,“要抱抱。” 墨时谦没办法,只能腾出一只手去拧水龙头。 等到浴缸里的冷水被放满,男人黑色衬衫下锁骨处已经被嘬出了几个鲜红的吻痕。 他低头看着埋首重重的亲吻着他胸膛的女人,柔软的唇印在他的胸膛上,湿漉漉的舌尖偶尔刷过,带出一连串的电流。 眼眸深暗了下去,呼吸也跟着有紊乱了几分。 但他俊美冷峻的脸上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扒下,扔进了浴缸的冷水里。 “啊……” 冰冷刺骨的水,池欢尖叫出声。 现在虽不是严冬,但已是深秋,尤其这酒店在海底,温度本来就比陆地低上许多,再加上是晚上,女人娇生惯养的身子骨立马就瑟瑟发抖起来。 池欢意识混沌,只觉得很冷,想要爬出来。 手才扶到浴缸的边缘,就被男人一把按了回去。 如此几度重复,她每次探出身子想爬出去,就会被一只手毫不留情的给压下去,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 冰火两重天,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感受。 体内是源源不断的燥热空虚,同时又觉得泡在冷水里冰冷到绝望,还有那只无时不刻不在的手,在她每一次想要离开时又把她按回去。 除了在喜欢莫西故这件事情上,她这一生都没这么折磨恼怒又无能为力过。 她是池欢,生来就被叫做大小姐的天之骄女。 爸爸是市长,妈妈是海外知名的女强人。 十四岁出道,十七岁成名,十九岁拿了最佳新人奖,现在是娱乐圈风头最盛的小花旦。 比她有演技的没她漂亮,比她漂亮的没她有演技,比她漂亮又比她有演技的,没她有背景。

…………

一直到晚上两点的时候,她的意识清醒了一点,能看清楚一旁的男人是她的贴身保镖。 她趴在浴缸边缘上,有气无力,“墨时谦。” 男人单膝跪在浴室的地面上,黑色的西裤已经被打湿了一半。 他态度恭谨而疏离,“大小姐。” “好冷,抱我出去。” 墨时谦看着她湿漉漉的小脸,淡淡的问道,“您没事了吗?” 池欢不满的催促,“快点抱我出去。” “好。” 男人起身,然后才俯身不顾她一身湿透了的衣服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准备转身往外走。 她脸蛋凑到他的跟前,眼睛睁得很大,“墨时谦。” “我待会儿派人给您送一身干衣服来。”?她长睫毛上都沾了水,没有平常的高傲妩媚,反倒是透着小女孩的楚楚可怜,“你来我们家多长时间了?” 男人简单的回答,“三年。” 她歪着脑袋,“你觉得,我长得漂亮吗?” 他看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漂亮。” 她的手慢慢爬上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一边眨着眼睛一边道,“三年了啊,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过,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比娱乐圈那些娘炮们好看,甚至……不比西故差。” 这个男人的俊美,不是莫西故的温和英俊,而是一种沉默冷毅的男人硬气。 荷尔蒙气息非常浓烈。 墨时谦无声的看着她。 池欢撅起红唇,喃喃道,“你长得这么好看,来,让我亲亲。” “噗通”的一声。 她再度被扔回了水里。

…………

凌晨四点,在冷水里泡了整整八个小时,池欢的药效终于全部过去了,脑子也恢复了所有的清醒。 她裹着浴巾坐在床上,任由站在床侧安静淡然的男人一言不发的替她擦着湿透了的长发。 咬着唇,池欢冷冷的道,“墨时谦,你好大的胆子,谁准你把我泡在冷水里的?” 男人神色未变,擦拭头发的节奏也没有变化,低沉平缓的回,“我以为跟失身区区一个保镖相比,大小姐更愿意被泡在冷水里。” 池欢咬牙,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反驳的话。 可一想到这个平常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男人,竟然枉顾她低声下气的乞求,坚决冷硬的一遍遍把她往水里压,她就说不出的憋火。 她记得很清楚。 她求了他很久,他不仅态度没有丝毫的动摇,而且从始至终都是一张冷脸,一丝一毫的不忍都没有。她还亲了他,甚至……向他求一欢。 池欢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该恼怒自己被药物影响了神智做尽了丢人现眼的事情,还是……她那么那么主动的勾一引他,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不漂亮吗,她身材不好吗? 想要追她的男人如过江之鲫,难道她在他的面前,没有一点点的女性魅力? 莫西故为了一个已婚妇女不顾吃了药的她。 这个男人跟吃了药的她待了一晚上,什么想法都没有…… 池欢有些怏怏的落寞,手指攥成拳,冷冷的道,“今天晚上的事情,一个字不准说出去。” 男人淡淡道,“我明白,大小姐放心。” 又安静了一会儿,墨时谦扔了毛巾找了吹风出来给她吹头发。 吹风机的声音很安静,池欢突然冒出一个突然又荒唐的念头。 她今晚好像有觉得这个男人特别的好看,是他真的很好看,还是她吃药吃昏了头? 转过身想再去看看清楚,结果眼前一黑—— “大小姐。” 池欢昏了过去。 彻底的失去意识之前,她清晰的感觉到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 真是……随时随地都能像拎小猫一样轻而易举的接着她啊。

………………

池欢发烧了,高烧39°2。 等她醒来,已经是傍晚。 还没完全睁开眼,朦胧的夕阳中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高高大大的身形。 她下意识就以为是她的贴身保镖,“墨时谦,我渴。” 莫西故听她醒来就叫墨时谦,又突然想起他接到消息赶来病房时,那男人虽然如平常一样平平淡淡的叫了声莫少,但眼底却分明的掠过寒凉的凛冽。 他皱了下眉,还是转身去倒了一杯水。 等池欢被扶着坐了起来,才看清楚她眼前的人不是墨时谦,而是昨晚放着她一个人在酒店离开的男人。 她没接水,也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莫西故手举着杯子,她不接,他也就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哑声开口,“池欢,昨晚对不起。” “如果我昨晚跟别的男人睡了呢?” 他手指一紧,皱了皱眉,才道,“我知道你的保镖一直跟着你,不会让你出事。” 池欢歪着脑袋,她素来清纯却也妩媚,媒体评价她妖媚不艳俗。 她突然笑问道,“那如果我跟他睡了呢?” 莫西故英俊的脸很平和,“他看上去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池欢低着头,看着病房里的白色床单。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池欢,你先喝水。” 又静了一会儿,她还是伸出手接过了水杯,喝了几口。 搁下杯子,她才抬起头,看着眼前这张她喜欢又追逐了多年的英俊的脸,扯了扯唇,笑着道,“她嫁得不好,你打算怎么办?取消跟我的婚约,对她的幸福负责?” 莫西故单手插进西裤的裤兜,好看的眉仍然微微皱着。 池欢仰着脸,轻慢的拉长语调,“四年前她是个灰姑娘,你们家看不上她,如今她是个有婚史的灰姑娘,你如果现在想跟她好……你母亲估计得用跳楼?” 静了好一会儿。 莫西故淡淡缓缓的开口,“婚约不取消,我会娶你,她的事情……婚礼前我会解决干净。” 他眉眼疏淡,几乎看不出任何感情。 池欢心里一阵刺痛。 但她还是眉眼弯弯的笑,“好,我相信你。” 说完掀开被子就要起身,“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就当是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向我赔罪。” 莫西故伸手就按住她的肩膀,沉声道,“你还在发烧,想吃什么,我让人买来给你。” 她撅起绯色的红唇撒娇道,“我已经好了,最讨厌躺在病床上,无聊死了。” “真的好了?” 她重重的点着脑袋。 “那好,我请你吃饭。” 池欢换了身衣服,然后给墨时谦打了个电话,淡淡的道,“我跟西故去吃饭,你替我办好出院手续,也不用接我,西故会送我回家。” 那端沉静了几秒,随即回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字眼,“好。” 深秋的天,池欢穿了一件米色的v领毛衣打底,外面穿了一见红色的薄款大衣,如海藻般浓密的长卷发垂到腰间,手里是一个大牌的限量版包包。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娇俏而明艳。 病房的门刚刚打开,池欢还没走出一步,就看到站在门口的女人。 池欢一怔,脸上原本洋溢着的笑容很快的淡了下来。 苏雅冰。 她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黑色的长发也遮不住她脸上青紫的伤,低着头站在那里,十指绞在一起,似乎很局促不安。 看到莫西故,她明显一愣。 池欢淡淡的出声,“苏小姐。” 苏雅冰这才回过神来一般,歉疚的看着她,“对不起池小姐……我……听西故说你发烧住院了,因为隔得近,所以想着过来看看。” 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往后退了两步,“你们是要出去吗?那我不打扰了。” 说罢就转过身了身,落荒而逃般的要走。 池欢再度叫住了她,“苏小姐。” 苏雅冰顿住脚步,转过身看着她,勉强的笑着,轻声问道,“池小姐还有事吗?” 如果说池欢是自带光环的明艳美丽,那么苏雅冰就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已经少有了的柔弱凄美。 莫西故伸手拉住了池欢的手臂,拧眉淡淡的道,“不是饿了么,走吧,去吃饭。” 他掐在她手腕上的力道,重得让她吃痛。 池欢低头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心口一窒。 他难道以为,她打算为难这个女人吗? 她转过头,歪着脑袋看向苏雅冰,“听西故说你老公有家庭暴力的倾向,经常打你,我没记错的话,在美国家暴是可以报警的。”

……

未完待续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